人到中年,别让欲望吞噬了你剩余的时间。


2018年11月24日  浏览(3590)人


作者:付丽娟



今年国庆长假,我和先生没有出行,决定在家里宅着。原因只有一个,去哪里都要花更高的时间成本。


01


每个人拥有的时间都一样。一天24小时,谁也不会比谁多出一分。对时间的感知,却人各不同。


以分钟和小时来感知时间的人,极少。大多数人都以天、周,甚至以月来感知时间。


在一个领域获得重要成就的人,几乎都是对时间感知精细的人。碌碌无为、浑浑噩噩过活的人,缺失了对时间的敏感性。


大把的时间,从他们的生命中流逝,一件事情可以拖几天、几个月,他们常常被吞没在时间的汪洋中,无力抵抗。


匆匆又匆匆,几年,十几年过去,生命剩余越来越少,生活没有改变,对生活的体验也没有改变,这类人最终成为生活的抱怨者。


他们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对时间,太粗糙。他们经常用“等到以后”,逃避时间,用“还来得及”的幻想,替代眼前的真实。


无论是停还是走,时间都会继续运转,有它的节律,人都插手不了。


人第一无法控制的是死,第二无法控制的是时间。


面对死亡,哲学和宗教似乎找到了一些出路。天堂地狱的去处,前世来生的因缘,好好活就能无惧死亡等等。


然而面对时间,它不像可见的死亡终点,能警示人。它像空气,无处不在,却极易忽略,让人对它失去意识。如果时刻对它有意识有觉知,也很可怕,人会在每一刻都感受到失控。我们终不能像按暂停键那样对待它。


所以,我们逃避它。


逃避的方式让我们创造了逃避的内容,我们因为无力抵抗时间的流逝,抓住这些内容,信念这些内容,却最终错过了对时间的真实感知。


仔细观察人的生活方式,就能观察到这些内容。想做的事情太多就是这些内容中占比最高的。


欲望,的确是人的驱动力。然而欲望一旦繁杂,会让人被欲望束缚,失去思考和审视,只为欲望行动着,陷入被欲望服役着过活的处境中。


欲望会化身为理想和情怀,想要分清楚哪些是欲望哪些才是理想,需要学习。


因为人的理想都是从欲望而来。欲望是理想的母亲。


举个例子。


想要成为心理咨询师,这是欲望还是理想?当一个人说,我想要成为心理咨询师是因为想要助人。


这个回答没有问题,答案里面却可能有问题。


为什么想要助人?无一例外的是,每个选择心理助人的工作者,潜意识都有拯救原生家庭的愿望。


包括我。我们从这里出发,找到一种拯救的方式,却永远无法用在历史中,于是把这个愿望投注在未来的别的家庭里。


这是愿望,也是欲望。它是从自我的需要出发。


当我们历经成长,理解了原生家庭中的伤痛自有它存在的合理性,尊重和接受那些伤痛本身,拥抱伤痛造成的负面影响,不再怪责它,我们就不再是受害者,也就不需要成为拯救者。


当我们在助人工作中,放下拯救的情结,也就放下了自我的欲望。擦亮眼睛看到对方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所有的发生在他身上的意义,协助他去理解这些意义。


就像面对手脚残疾的人,不是让他长出健全的手脚,而是协助他以更适应的心灵和精神去面对他的手脚残疾。


02


以完整的心灵面对残缺的真实。这需要我们走过这个路程,认得这个路程,我们乐于做一只导盲犬。欲望被自我满足以后,才能升华为理想。


无一例外,欲望为自我服务,理想是利他。


欲望太多,就会情不自禁地做很多事情喂饱它们。欲望的另一个词是窟窿。窟窿太多,靠一个一个填补,拆东墙补西墙,就会手忙脚乱,无视时间的存在。


填到快死,也不见得能填完。而一副窟窿遍布的身体,来到人间,做的事情竟然是无休止的补洞,是不是很遗憾。


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人对自身的欲望又非常敏感。假若把注意力都专注在对欲望的感知和满足的行动上,生命就会被消耗。


当我们把注意力调配一些在对时间的感知上,注意到今天有10个小时可以用,我想把什么放入到这10个小时里。或者近期有一年的时间,我想把什么放入这一年的时间里。


我们就能理性看待支离破碎的欲望,以整体的视角看待生命长河中的“我是谁,我要去哪儿”。


浮躁,就像一个怪异的生物进入各行各业,最严重的是教育行业。


每个人在这个生物的侵入下,都染上了浮躁病毒。这个病毒最厉害的是什么?是侵蚀了人们原本就不够精细的对时间的感知力。


认为抓取更多信息、获取更多知识、掌握更多资源、达成更多工作就对抗了“历时有尽”的定律。


恰恰相反。


03


“我没有时间”,是现代人嘴边的一句话。


这不是随便的一句话,但这也不是实在的一句话。“我感到我没有时间”,这才是不符合真实状况,却非常真实的感知。


国庆假期,相信无数人走马观花地旅游了。奔到景点,与景点合影,打卡立即去下一个景点。“抓紧时间,获得更多”的观念,在这个时候却错误的感知了时间,认为时间是可以用“更多”来控制的。


然而,在一个地方,让自己与时间在一起,才是拥有。


近几年提倡的慢生活。并不是真的让人慢慢地走路,慢慢地工作,这有时候会让人急死,而且也不现实。


慢,是觉知到时间的存在,觉知到自己在时间和空间里的存在和流动。



这种觉知,会让人意识到生活中至少有一半正在做的事情,都不重要。


我和先生原本计划国庆去某个地方出行,当意识到这种出行极有可能让人感到时间会被刷过去的时候,决定呆在家里,与时光汇合,感知它,把自己交付给它。


人到中年,需要做的事情并不会减少。人也不能每时每刻计算时间。


我们开始把一日三餐做到极简,把用的物品减少成必需品,拒绝不必要的应酬和工作。


让我们在交谈时不会挂碍着别的事情,听得清楚对方说的每一句可能无意义的话语。


有次在个人分析中,我用了四十多分钟,连续不断地谈了一堆工作上的计划。最后几分钟,分析师说:你在分析中所谈的这些现实的计划,让你今天没有空间能像往常那样深入自己的内在。


这个来自分析师的回应,让我意识到,如果实施那些工作计划,我将会被欲望吞噬,被现实性的事情占据所有空间,失去和自己的心灵的连接。


这些计划虽然是非常好的现实性的机会,但没有犹豫,我选择了放弃。


有些窟窿(欲望),不是用满足和行动可以填补的。在分析的数年中,那些窟窿若隐若现,既想被看见,又羞于被看见。从捂住眼睛不敢看它们,到可以胆颤心惊地谈论它们,有多艰难,只有自己知道。


填补和满足它们,可以化解这些酸楚的尴尬。就像如果能长出健全的手脚,又何须再面对残缺的不堪。


加法容易,减法却需要面对自己是谁。


听得见自己最深处的声音,听得见时光的声音,岁月方能静好。




已有16人赞

扫码关注

扫码登陆

精选国际、财经、社评文章,
洞悉全局,VIP会员你值得加入!


总裁小说

本周热门文章

一米时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