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定手机号

手机号码

验证码 

手机验证

关注公众号

欢迎关注百家时评,为你解读国际风云、财经要闻,洞悉全局,你值得加入!

美国病了,因为特朗普的毒鸡汤!


2020年05月25日  浏览(3191)人
0
来源:李子熙(ID:Lizixi_2020)

美国病了。

特朗普疯了。

最近这厮隔三差五地整幺蛾子、跟我们过不去,在国际上拉帮结派给我们使绊子。这两天挥舞着狼牙棒要弄死华为,摆出一副玩命的架势,非常惹人生气。

加上天气也是越来越热,心情非常容易烦躁。

烦躁久了,容易积郁成疾。利用业余时间自学了半个多月心理学的我,绝不能坐以待毙。何以解烦,唯有发泄!

我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好方式,特别治愈,跟大家分享一下。

前几天老婆从网上买了一个电蚊蝇拍,估计很多朋友家里都有。就是长得很像网球拍,按住手柄上的按钮,朝蚊子、苍蝇挥去,可以把它们电死的一种工具,堪称「大杀器」。

 

我如获至宝。每当看见特朗普的消息,或者写东西时思路不通畅、像下水道被堵住的时候,我便手握「大杀器」,咆哮一声,夺门而出。

家门口的走廊上空,萦绕着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飞虫,飞得极其缓慢,号称「飞虫界的蜗牛」,特别适合实验我「大杀器」的威力。

我朝着它们肆意地挥舞着拍子,感觉自己像巅峰状态的费德勒。一时间,「噼里啪啦」声不绝于耳,伴随着颗颗晶莹的电火花在空中绽放,惊鸿一般短暂,如夏花般绚烂。

我心也飞翔起来,耳畔响起了许巍的「曾经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而身后,虫儿的尸体雪花般纷纷落下……

大家是不是觉得后背发凉啊,心说作者真是个变态,赶紧取关。

别!我冤!

之所以有点变态,是因为最近尝了特朗普的「毒鸡汤」。

 

1.可怕的世界

 

那天在豆瓣里看到一句话:你的气质里,藏着你读过的书,和走过的路。

此言不虚。特朗普成为今天这样,与他的人生经历离不开。从政前,他是个成功的商人,涉猎地产、娱乐、体育、赌场、酒店等行业。

作为亿万富翁的他,享尽了荣华富贵,但在自己的书中他是这样描述世界的:

「这是一个可怕的世界。狮子猎杀是为了食物,但人们捕杀只是为了找乐。人们试图在精神上毁掉你,特别当你处于巅峰的时候。」

「我们都有这样的朋友:他们想要我们的钱,我们的事业、房子、汽车、老婆,甚至我们的狗!朋友都已经这样了,敌人只会更加可怕!」

靠!轮到我后背发凉了。这是人类的世界吗,简直是畜生道啊!

我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世界:

此时,夕阳西下,余晖恰好落在小区中央的草坪上,孩子们在嬉戏打闹,旁边的家长们三五成群地交谈,有人在悠闲地遛狗,有人摇着扇子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一派祥和,让人想起了木心的小诗《从前慢》。

表面风平浪静,难道暗藏杀机?

特朗普言之凿凿啊:这是一个可怕的世界。


转念一想,怎么能和特朗普同志比呢?要点脸吧!我是什么人,他是什么人。人家特朗普的圈子,那叫「美国上流社会」,而且是特别上流的那种。

有个笑话,说的是明朝的时候几个拾粪球的穷人坐在一起扯淡。

一个穷人说:「你们知道吗?皇上家的粪叉子都是金子做的」。大家立刻露出惊讶的表情,羡慕不已。

他继续说:「我要是当了皇上,这整条街的粪球子都是我的。」

所以,我就别在这里猜测特朗普的粪叉子是不是金的了。还是看看他怎么解释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吧。

 

2.两个小故事

第一个小故事。

在80年代的时候,特朗普曾雇佣过一个女人。

她起初是政府的公务员,薪水不高。用特朗普同志的话说,她「一无所有,而且毫无前途」。但是人很聪明,是潜力股。

特朗普把她挖到自己的公司,精心培养。很快,她成了房地产界一个新星,自己也买了一所漂亮的大房子。

90年代初,特朗普遇到了危机,急需帮助,请求她通过个人关系联系一位银行的大人物,却遭到了拒绝。

觉得受到背叛的特朗普开除了她,于是她自己开了一家公司。

令特朗普高兴的是,这个女人后来生意失败,丢掉了那所大房子,她的丈夫也抛弃了她。多年来,很多人打电话来让特朗普帮她写工作推荐信,特朗普给她的永远是差评。

「对于这种不忠诚的人,我绝对不能容忍。」

第二个小故事。

特朗普在佛罗里达经营着一个非常成功的俱乐部,经常请一些大明星来表演,有钱人都想成为那里的会员。

特朗普有一位房地产商朋友,花了些钱加入了俱乐部。特朗普经常嘱咐工作人员优待这位朋友,每次都会给他找个好位置。

突然有天,特朗普接到了律师的电话,说那位房地产商朋友起诉特朗普一桩在建的写字楼侵犯了他的命名权。大概是两个人的房产名字雷同。但是特朗普认为那是完全不同的地方,不同类型的建筑,不存在侵权一说。

于是,两人翻脸闹上了法庭。再后来,庭外和解,那位房产商朋友提出的条件是:免去他终身的俱乐部会员费。

特朗普接受了条件,但心里咒骂个不停。

有一天晚上,这位房地产商朋友参加了俱乐部的一个晚宴。特朗普当着十几个客人的面,对他破口大骂:「你这堆垃圾,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还有脸来!」

几天后,这个「朋友」(两个人已经撕成这副德行,我不得不在「朋友」上加个引号了)来要一场音乐会的门票,特朗普指示工作人员:票已全部售罄。

以后「朋友」每次来俱乐部吃饭,特朗普都嘱咐工作人员安排他去最差的位置,把他当狗一样对待。

「当狗一样对待」。这是特朗普在书中的原话。

 

3.以牙还牙

 

以上,只是特朗普版「农夫与蛇」故事系列中微不足道的两个。

在这个系列中,有参加过PGA的职业高尔夫球手、「美国家政女王」玛莎·斯图尔特、达拉斯独行侠队(原名达拉斯小牛队)老板库班、脱口秀女主持人罗茜·奥唐纳……

在特朗普的笔下,这些朋友有相似的经历——曾经获得过特朗普的雨露恩泽、后来都反咬一口,都是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小人。

每一个故事的结构基本都是「三段式」。

开头,特朗普为身陷囹圄中的朋友雪中送炭、两肋插刀,堪称「美国及时雨」、「孝义白三郎」;

中间,朋友解决了麻烦,走出了低谷,对特朗普恩将仇报、卸磨杀驴;

结尾,特朗普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实在没招就通过诅咒扎小人的方式予以还击,最终朋友遭到了报应。

由于只是一家之言,无从考证,加上特朗普向来谎话连篇,上嘴皮、下嘴皮和舌头每一个细胞都会撒谎,所以这些故事的「开头」和「中间」里,那些他的仁至义尽和朋友们的背信弃义,我都不信。

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这话有失偏颇了。一个人,遇到一两个坏朋友是正常,三四个算你运气差,若身边都是毒蛇,出了家门就是动物世界的话,那你要照照镜子了,是不是自己身后也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尾巴。

「三段式」里唯一我可以相信的是,故事「结尾」是真的。只要你跟特朗普结下了梁子,他一定会报复你。他的字里行间都体现着「睚眦必报」,给对方的用词极尽恶毒之能事,哪怕对方是个女人。

比如:

他评价玛莎·斯图尔特的电视节目糟透了,还给她写了封信,说:「看到它的第一眼我就知道它注定失败,你的低收视率让我乏味透顶。」

他称女主持人罗茜·奥唐纳为「肥猪」。有一段时间罗茜在电视中自称很沮丧,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记者们让特朗普评论一下,他说:「我相信我可以治好她的沮丧,只要她不再照镜子,保证就不会这么沮丧了。」


其实,这算比较客气的,还有很多侮辱简直少儿不宜十八禁,我就不列举了,网上有许多他侮辱女性的黑历史。

总而言之,无论是谁冒犯了他,他一定会以牙还牙,而且穷追不舍,像一只两眼充满血丝的藏獒,死死咬住对方不放。

他解释说这样做的目的:

第一,为了报复那些冒犯你的人;

第二,杀鸡给猴看,告诫那些旁观者:「只要冒犯了你,他们也会得到同样的待遇」。

所以,特朗普给我们的第一碗毒鸡汤是:

如果有人攻击你,不要犹豫。照着要害,狠狠地回击!

知道了他的这段经历,了解了他的「三观」,也就不难理解,特朗普在与他的对手们——拜登、奥巴马、洛佩西、民主党州长、媒体们,那旷日持久的撕X大战中,为何越战越勇、越战越无耻、越战越来劲了。

因为那是他的主场啊。

 

4.顺坡下驴

 

一般人对于自己的「名声」,像小鸟爱惜羽毛一样去爱护它。

在我们中国,「名声」就是「面子」,在特定的时期、特定的领域甚至生死攸关。

《一代宗师》里丁连山有段经典台词:

「一门里,有人当面子,就得有人当里子,面子不能沾一点灰尘,流了血,里子得收着,收不住,漏到了面子上,就是毁派灭门的大事。面子请人吃一支烟,可能里子就得除掉一个人。」

其实不光中国,全世界人都爱惜名声,当然也包括美国人。

《圣经》说:美名胜过大财,恩宠强如金银。

特朗普非常在意「名声」,但他对于「名声」的观点听了让人不舒服。他说:好名声当然比坏名声强,但坏名声总比没名声强。

我们知道,获得好名声是很难的,需要高尚的品格、坚定的意志和严格的自律。宋代林逋在《省心录》中说:为善如负重登山,志虽已确,而力犹恐不及: 为恶如乘骏马走坡,虽不加鞭策,而足亦不能制。

意思是说,做好事,就像背着一筐石头爬山一样,虽然目标明确,但恐怕也会中途体力不支,半途而废;相反,做坏事,那可就来劲了,像骑着马走下坡路一样,即使你不用鞭子抽,马也根本停不下来。

特朗普显然属于骑马下坡的那种人。反正都是名声嘛,何必分好坏呢?追求坏名声更容易操作,效率更高,像坐滑梯一样,直接出溜下去就可以了,不费力气。

这是他在几十年尔虞我诈的商战中悟出的道理,也的确让他吃到了甜头。


1979,特朗普购买了邦维百货大楼的房产,要建设一座以他名字命名的公寓写字楼——特朗普大厦。在旧楼拆迁的过程中,邦维商场外墙两件艺术品浮雕的去留问题备受关注。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专门给特朗普打了个电话,希望他能把这两件艺术品捐赠给博物馆。特朗普爽快地答应了。

但是,当他向手下询问,保留这两件浮雕所须花费的金钱、拖延工程的额外开支之后,他果断地让手下人把它们拆除了,尘归尘,土归土。

这件事引起轩然大波,特朗普成了各大媒体抨击的众矢之的。

一般人面对铺天盖地的负面舆论,早就心理崩溃了。

但特朗普就是特朗普,他高兴地说,这起到了帮他促销特朗普大厦的作用,公寓的销售量猛增,还让他省去了不菲的广告费。

他找到了成功的捷径。

在曼哈顿西区的项目上,他对媒体的利用可谓驾轻就熟。他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对外宣传他的项目计划。会上,特朗普抛出了一根骨头,引得媒体们争相来抢,他要建「世界第一高楼」。

若干年后,特朗普为此得意地说:「我准备了关于密度、交通和住宅建筑混合的问题,但是记者们却喜欢谈论世界第一高楼的话题,我还给这个项目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的当晚,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晚间新闻就报道了这则消息:「今天,在纽约市,开发商特朗普宣布了建设世界第一高楼的消息。」

其他各大媒体也趋之若鹜,纷纷报道。项目尚在计划阶段,特朗普就已经拿到了成功的入场券。


以此来看,他今天的「疯言疯语」,纯属故技重施,为了吸引全世界的眼球。这招在他2016年第一次竞选总统的时候,效果显著,居然赢了希拉里,坐上了总统的宝座。

本质原因是,这么多年下来,美国的一批底层民众们,厌倦了精英政治的虚伪,干脆破罐子破摔,与其选一个伪君子当总统,还不如选一个真小人解解闷。

 

5. 「Jerk」

 

特朗普这号人,明争暗斗、勾心斗角、唯利是图、尔虞我诈,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

加州大学河畔分校的哲学教授埃里克·施维茨格贝尔,研究过一类恶人,取名叫做「Jerk」。

所谓「Jerk」,就是在他的眼里,别人的人性都降低了的人。把别人都当作工具,完全不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他眼中的别人几乎都是没有感情、没有道德意识的存在。

从特朗普对他那些「猪狗不如的朋友」的描述中,对世界的描述中可以看出,他是个典型的「Jerk」。

当选总统以后,他明显没有从奸商的身份中转换过来,把他的生意经全用到了执政和外交上,做些急功近利、饮鸩止渴的事情。


表现在疫情防控上,就是为了经济,为了选票,为了自己的权力,全然不顾别人的劝告,任意妄为。结果,不但疫情没控制住,经济也不听使唤,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美国经济像坐过山车一样往下掉,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却直线上升。为了转移视线,他像疯狗一样的咬中国,根本无视证据和逻辑,目的就是嫁祸他人,掩盖自己的政策失误。

觉得自己善于驾驭媒介的他,认为「简单粗暴」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哪怕最终落得一个「疯子」的坏名声,也在所不惜,反正也没在乎过。

了解了其内在的逻辑,对于特朗普像跳梁小丑一样地上蹿下跳,我们就见怪不怪了。权当看戏,一壶茶,一碟瓜子,看他演,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一点乐趣。

来看看他最近的节目单吧:

1.甩锅转盘。

特朗普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然后开始转动他的甩锅幸运大转盘,转到谁是谁:中国,世卫组织,奥巴马,民主党州长……都是他的甩锅对象。


2.拒戴口罩。

公开场合坚持不戴口罩,去参观了两家医疗设备机构,他是全程唯一不戴口罩的人。

不过,5月22日这天,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他在参观一家呼吸机工厂时,被媒体抓拍到了戴口罩的样子。见到记者的他随即摘下了口罩,说不想让媒体们开心。

3.直播带货。

上个月他说可以注射消毒水来防御病毒,带货一波消毒水;这个月又说自己平时坚持服用「神药」羟氯喹预防感染,又成功带货一波羟氯喹。顺便还把自己竞选赞助人——肯·费舍尔的医药公司股票整了波涨停,可谓投桃报李。

4.荣誉勋章。

当记者问特朗普,怎么看待美国的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世界第一的时候,特朗普一脸骄傲地说:

「当你说我们在确诊病例数字上领先时,那是因为,我们比其他任何国家进行了更多的病毒检测。」

重点在后面,他补充说:「我认为,这是一种荣誉勋章。真的,这是荣誉勋章。」

「不要脸」的程度堪称骨灰级。

这个狡辩也是教科书级别,隔壁班的巴西总统,有「巴西特朗普」之称的博索纳罗听了以后一拍大腿,暗道:「姜还是老的辣。我怎么没想到呢?」迅速掏出小本本抄下来。如今,巴西的新冠累计确诊人数已经坐电梯一样跃升到世界第二了。

特朗普是个喜欢聚光灯的人,每天要刷存在感,所以我们不用担心后面没有好戏看。

说回他的「毒鸡汤」,无论是「以牙还牙」,还是「坏名声比没名声强」,都反映了他畸形的世界观、变态的人生观和扭曲的价值观。

美利坚合众国开国先贤们,恐怕做梦也想不到,美国落入了这样一个三观不正的「Jerk」手里,成为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玩物。

一个曾经辉煌的美国,如今被一个「全知全能」的妄人折腾得病入膏肓,真是令人扼腕叹息。

最后说个笑话:

有一天,奥巴马、希拉里、特朗普都去见上帝了。

到了天堂,只见上帝守在门口,让他们三个人回答「你相信什么?」

奥巴马想了一下,说:「我相信认真工作、坚持不懈和自由民主。」上帝放他进去了。

希拉里也想了一会,说:「我相信奥巴马所相信的。我还相信即使输了,同时意味着赢了。」上帝也放她进去了。

轮到特朗普,上帝问他:「你相信什么呢?」

特朗普想都没想,答道:

「我相信你坐在了我的位置上。」


本站网址随时可能更换,请关注公众号,以防失联!



已有60人赞
已收藏
上一篇:张彭春是谁?美国人为何突然要捧他?
下一篇:世界进入后美国时代,要抓住世界大变局机遇,中国需做好三件事!
评论或留言 0

登录

注册

站点声明


返回顶部
留言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