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定手机号

手机号码

验证码 

手机验证

关注公众号

欢迎关注百家时评,为你解读国际风云、财经要闻,洞悉全局,你值得加入!

钟南山否认,我却希望他真的接受商业代言!


2020年05月24日  浏览(1995)人
0
作者:蒋校长
来源公众号:蒋校长
已获转载授权

每隔一段时间,抗疫三杰中就有人“摊上事儿了”。

频次最多的就属老院士钟南山。

这也不奇怪,网上的舆论风向一直给我一种全网都得了狂躁症的感觉,一会儿把人捧上天,一会儿把人踩在地上摩擦。一句话、一篇文章就能开动情绪上的集体过山车。

但最近看到几篇“质疑”钟南山的文章,真的让我憋不住火儿了。

这些搞几个大标题先把钟老批判一通,说钟南山“造神翻车”、“人设崩塌”,还要扒下钟老的“画皮”。看完这几篇文章,内容概括下来大致是对钟南山的四点质疑:

第一,钟老替“氢气癌症疗法”站台;

第二,钟老替连花清瘟胶囊站台;

第三,钟老给牛奶品牌打广告;

第四,钟老有哪些实质性的贡献。

质疑当然没有问题,回应就是了。

但在当下的网络环境里,你经常能看到,最初理性的、合乎情理法理的质疑很快会湮没,紧随其后的是汹涌澎湃又毫无道理的的攻击、调侃、抹黑、泼脏水,并且毫不理会当事人的回应。

要知道,这些人指责、谩骂的钟南山在三个月前、在那些恐慌无助的日子里,可是全网的精神支柱。

01

被推上神坛的权威

人们热衷于造神,是因为英雄主义能使我们内心激荡,尤其在灾难降临的时候。钟南山的存在本身就满足了人们“造神”的需求。

他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时也是呼吸病学专家,专业能力很有说服力。但人们信任他,绝不仅仅因为这些。

往前回溯17年,另一种冠状病毒肆虐时,67岁的钟南山冲上抗击非典的第一线,他说“这是排雷的遇到了地雷阵,你不上谁上?”

但排雷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钟南山成了大众心中的定海神针?

因为他真实。

当时的卫生部,为了稳住民众情绪,选择隐瞒疫情。

但“人传人”是事实,早公开就能早治理。所以,在一次新闻会上,面对记者的追问,钟南山正直地说出了实情:病原不知道,怎么预防不清楚,怎么医治也不会,病情还在传染,连医护人员的防护也还没有到位!

一时间举国哗然,卫生部随即换帅,抗疫行动步入正轨。而钟南山作为为数不多的敢于说真话的人,开始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与喜爱。

17年的一场硬仗,让钟南山成了一面英雄的旗帜,新冠疫情爆发后,他又以英雄的身份回归人们的视线中。

在今年的1月21日,钟南山最先向全国人民公开通报“人传人”的传染方式;在疫情爆发初期亲临一线深入研究,对国民防疫提出了指导意见;推进了武汉封城、全民隔离的建设性决策。

钟南山的真诚与专业,让大众迅速喜欢上这个年过花甲还奋战一线的院士。

他的过往事迹被人们传颂;

他的诸多建议让百姓信服;

他的言行被写进文章引起争相转发……

喧闹中,钟老硬被推上神坛,始终“却之不恭,受之有愧”的态度。

他的名字,隔三差五就会出现在各大小媒体的标题之中; 一句发问,一条动态,甚至一句闲聊,都能引爆热搜。

无论新旧媒体、微博微信,打开手机滑几屏就能看到五个字“钟南山说了”!在长辈们聚集的聊天群里,钟南山已经被严重神化,对他的态度早就从“崇敬”全面向“迷信”挺进。

有的爽文好歹跟“新闻”沾点边,更多的“新闻”看标题就知道是胡编乱造的,很多话钟老何曾说过?

大众热爱钟南山这样的抗疫英雄,是因为他们在关键时刻的一声警哨,避免付出更惨痛的代价。出于尊敬与善意,大众把他们“神化”,结果就是被神化的人只能“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同时还要背负“被神化”的恶果。

我们对神的期许是道德完美、行事清白,但一个活生生的人,根本实现不了任何层面上的「完美」,没有人喜欢赞赏一个不完美的人,于是失望到来,神的形象开始崩塌。

当初那些亲手把钟南山推上神坛的人,又急着把他拽下来。

02

质疑权威的前提,是是实事求是

媒体对“神”的陨落向来一视同仁,只要能博眼球他们就乐于去写、去报道,而剧情反转永远是吃瓜大众的心头好。

抗疫三杰中,李兰娟、张文宏先后“跌入粪坑”,这回轮到了钟南山。

在这个造神、毁神频繁的时代,与大众建立起信任通常需要漫长的时间和努力,但摧毁这份信任往往只需要几句话、几篇带节奏的文章。

通过回顾抗疫三杰被抹黑的经历,不难发现有这样几个标准化的“毁神”操作:

“毁神套路”其一,断章取义,上纲上线。

比如开篇提到的关于钟老的几个质疑。

第一个是钟老给“氢气控癌”站台,这个很好解释。大家都知道癌症目前仍是绝症,谁要能站出来表示可以彻底治愈癌症,没的说,诺贝尔医学奖妥妥就是你的。

所以现阶段一切新科技新疗法都处于尝试阶段,无论氢气也好重离子也罢,都处于奇技淫巧的尝试阶段,是否有效需要通过时间验证。这是目前的定论,不展开说。

钟老跟“氢气控癌”理论的捆绑,是源于去年6月份一本书的发布会,这本书名叫《氢气控癌·理论与实践》。书的内容大致是作者及其团队对比观察了80多例癌症患者,发现氢气治疗对控癌有一些帮助。然后在发布会上,邀请了几个不同领域的权威专家再来讨论一下。

钟老的原话是,对氢气治疗的领域感兴趣,同时提醒研究者团队一定要再多观察研究一下,理论有了,还要做更严谨的临床试验。

原视频在下方,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

视频里钟老自己也说了,这本书或者说这个研讨会,本身只是展示一个阶段性的成果,研究还在进行中,他们也在等待结果。

钟南山自始至终都没说过氢气治疗能绝对控癌,他只是通过作者的阶段性研究成果,看到了治疗癌症的新方向。结果就被断章取义,扣上了收大众智商税的帽子。

同样的,关于钟南山给连花清瘟胶囊站台。钟老不止一次回应过,对付新冠病毒真的没有特效药。

那连花清瘟胶囊的作用是啥?

简单概括就是给轻症患者缓解一下发热、全身不适的症状,不会治愈病情,但会让人舒服一点,尽量防止患者病情加重,尽可能降低轻症发展成重症的数量。至于加重至重症,唯一的办法也只能尽量维持、上呼吸机、听天由命了。

新冠也是分轻、中、重症的,你听过钟南山或者其他院士、医生说给重症患者吃连花清瘟吗?

一个医生,为病人推荐一款有效的药物就是给这款药代言,按照这个逻辑,那钟南山还说戴口罩有效,是不是跟口罩生产商也有合作?

再说钟老“给伊利打广告”的事儿。

在那个广为流传的视频里,钟南山真真切切地说了:牛奶营养全面,自己每天都会喝。还提到了安慕希,说晚上有个会,就带安慕希过去,用来顶肚子。

重点是他最后说了一句,“信得过伊利,就是因为高质量“。

接着质疑声和腐败的暗示纷纷传来,质疑声最大的是小崔,他想知道钟南山是否违规打广告,还打扮成新闻的样子?

但真相是大家看到的这样吗?

这条视频的背景,是“伊利集团向钟南山院士团队捐赠500万元”,举办了一个捐赠仪式或者说是发布会,钟老作为团队主力必然要参加发布会,于是也顺带聊了聊自己对喝牛奶的心得,再顺便夸了伊利几句。

这很合理吧?人家给你的科研团队捐了500万,你接过捐赠,顺便说人家几句好话也是人之常情,而且还是在发布会这种公开场合,怎么就成了网传的给伊利代言、院士亲自带货了?

不难找到发布会的原视频,未经剪辑的视频很长,大约18分钟,钟老对于安慕希的评价也比较分散,但网传视频只有15秒,广告风十足。

能别出心裁地把“重点信息”摘出来、“巧妙”地拼接在一起,打造成一个15秒的广告视频,不得不说视频作者的用心真的很迷。

负责任地讲,钟老在发布会的行为虽属无意,但的确构成“代言”。

根据《广告法》第五条:“本法所称广告代言人,是指广告主以外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比如老蒋在自己的文章里插一个小程序,向大家推荐我们的君品、龙牙产品,跟大家说,“我,老蒋,只穿龙牙服装,我信得过这个品牌,因为它的品质真的特别棒”。

从广告法意义上来说,我已经是这个品牌的代言人了。不一定接了广告费、出现在广告牌上才算代言。

而我想说的是,即便钟老真的跟伊利达成商业合作又怎样呢?合理合法的收入本就无可厚非,我非常支持钟老以及其他院士、医生,像明星一样给优质产品站台,希望更多科研工作者能大大方方走到镜头前,给消费者推荐真正好的商品,也通过商业收益改善自己的生活。

现在钟南山也好,张文宏也好,都谈商业色变,这其实是一种悲哀,大众的“造神”运动让他们背上了沉重的苛求,大众希望看到他是清贫的、操劳的、严肃的、沉重的,“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这就是“神”的待遇?!

“毁神套路”其二,吹毛求疵,借题发挥。

大众不允许“神”有任何跟世俗沾边的行迹,金钱成了原罪。

于是,钟南山1200元挂号费、儿子的爱马仕腰带,一次又一次被网友诟病。

先说这挂号费,对于大多数百姓来说,这的确不便宜。但是你家旁边二甲医院50块钱挂号费就能看的病,干嘛非得花1200去找钟南山?

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挂号费也不贵。平时牙疼做个根管治疗还得大2000,钟老拿手的呼吸系统疾病,是要命的病,你跑遍全国没能治好,花1200召唤钟南山治好了,这么便宜买条命,贵吗?

而且钟老也不是靠你1200的挂号费生活的,以他的地位,随便挂个靠谱的药厂、接个保健品广告,一年上千万的收入没有任何难度,在家躺着数钱就行了,也犯不着84岁高龄还在一线受罪,这种精神本身就堪称楷模了。

再说从医经验,钟南山从医50年了,你可以去北上广深的大医院打听一下,有50年经验的老医生值什么价?还在一线工作的有几个?

说得再露骨一点,钟南山这种级别的医生不是用来治病的,是用来救命的,关键时刻甚至还能救国。而有些人偏偏看不到院士的价值,不知道院士的意义,眼里却只有四个数字——1200。

至于钟老儿子用爱马仕腰带,我真的不理解为什么这都能被拿来发挥。

钟老的儿子钟帷德,资历是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国家级百千万人才,泌尿外科领域的顶级人才。这些资历、荣誉是“走后门”走不来的。

作为专业人才,除了授课、专业奖金之外,他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是一个有能力靠自己的努力过上好日子的人。

一个医生,勤勤恳恳工作,收入合理合法,靠自己过上好日并没有任何过错,就因为是钟南山的儿子,就被拿来大做文章。这到底是什么心态?

同样遭遇的还有李兰娟院士一家,之前她也被质疑为儿子公司的药物站台:

但天眼查上搜一下就知道,他儿子的公司经营范围有投资管理、医疗器械,唯独没有药物研发。

传谣的文章满天飞,他们澄清之后却很少有人来转发。

看到明星收入奇高的时候,就有人呼吁给明星收入设限。

看到科学家买了一些他们买不到的东西,就开始讽刺他们生活不朴素。

我没理解错的话,这是不是传说中的“仇富”?

关于钟老的第四个“质疑”,也是最让我生气的一类提问:

钟南山到底做了哪些实质性的贡献?

疫情初期为啥就他和李兰娟院士出镜率最高?

我先说第二个提问,钟南山和李兰娟,一个是国内的呼吸科顶级专家,一个是感染科顶级专家,而新冠肺炎就是呼吸系统传染病,注定落在他俩的专业领域。

在专业领域,两人的威望都极高,钟老自不必说。

李院士及其团队是国内排名并列第一的感染科团队(还有一个是上海华山医院),曾经成功应对sars和禽流感,传染病的预防和治疗,她都有绝对专业的话语权。他俩都打过很多硬仗,并且都提出了封城建议,才让政府做下艰难决定。这就给疫情防控争取了极为宝贵的时间和经验。

再说钟南山做了哪些实事儿。

有些人好像得了失忆症,认为钟老就是参加个新闻发布会、提提口号什么的。

我来帮你回忆一下钟老都干了什么。

1月18日,临危受命出任国家卫健委高级专家组组长。当天晚上就坐高铁直奔武汉。下边这张照片都见过吧?

熬了一夜,19日,钟南山就到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武汉疾控中心,到一线去了解情况,然后召集专家组研讨应对方案。

1月20日,钟老又一次坚持真实,顶着压力说出了“人传人”的真相。

1月23日,通过赶赴各地调研的结果,在他和李兰娟院士强烈建议下,经国务院批准,湖北武汉市最终决定封城。避免了全国性流动蔓延,各地也能集中科研医护力量支援武汉,集中抗疫,短时间内控制疫情。

到2月中旬疫情出现好转,钟南山一直没离开过一线。

对于那些鹦鹉学舌般引用无良自媒体爽文的人,对于那些不愿主动求证、只靠主观臆测的人,我把“拉萨朱广权”的话送给你们:“那些诋毁的、造谣的、辱骂的人,你们凭什么去评价救人性命而奋不顾身的英雄?你们不配!”

曾被我们拥护和热爱的英雄、榜样,又被同样的我们责骂,我们该有怎样的思考?

科学和理性的本质就是勇于质疑、积极求证,“神化”和“魔化”无疑挤压了理性讨论的空间。

作为独立且自由的人,我们都应该学着在“无神”的荒原跋涉。


                                    03

保护英雄,就是我们最后的自保

郁达夫在纪念鲁迅大会上说:“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雄却不知敬重爱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 。”

没有英雄也许不是最可怕的,

毁灭英雄,才是真正的时代之痛。

而我们正在毁灭英雄——

袁隆平,用杂交水稻技术养活了数十亿人。在车展上摸了一下豪车,被指生活奢靡;国家奖励他一套大房子,他把这里变成办公区,可还是被批德不配位;

张文宏,一线抗疫人员,建议大家早餐喝牛奶多补充营养,被批“质疑传统”,收入被造谣、人品被质疑。

不止这个领域,几乎每个曾为国争光、被大家喜爱的公众人物,只要有一点瑕疵就会被踩进泥里:

疫情初期,韩红亲自上阵号召大家捐款捐物、亲自送到疫区,被大众关注、支持之后,又被不明来源的谣传贬得一文不值;

体育界的刘翔、孙杨,被大众架上神坛,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一旦被发现“疑点”,第一个站出来骂他们的还是这群“造神者”;

吴京的《战狼》系列,曾是让大家倍感自豪的国产军旅题材佳片,现在被贬成了“小粉红”的代言……

当感谢,成为披着外衣的利用;

当英雄,像网红一样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我们不再真心感恩,让英雄、榜样成为风潮、玩笑,当我们对他们的尊重像墙头摇摆的草,还不如追星来得深情专一……

你告诉我,下一次危难来袭,你指望谁来玩儿命支撑几千年历史的、14亿人口的、我们的祖国?


本站网址随时可能更换,请关注公众号,以防失联!



已有30人赞
已收藏
上一篇:监管变更规则,百度是否会在美国退市?
下一篇:原来,世界疫苗的核心竞争力在这里!
评论或留言 0

登录

注册

站点声明


返回顶部
留言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