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已变天,台湾梦醒否?


2018年12月04日  浏览(10144)人
原创: 巴九灵


这不再是个强人统治下的岛,生存和面子问题哪个重要,这不再是个明天会更好的岛,何去何从二千万同胞。

——郑智化《大国民》



20181124日,国民党人韩国瑜正式当选为台湾高雄市长,人称高雄“变天”。

 

“变天”往往用来形容政治格局的发生大逆转,在高雄可谓名符其实。

 

高雄市号称台湾第二大城市,民进党在此已执政20年。每次大选几乎都是躺赢,老话说“民进党就算是选送一只西瓜,都能当选市长,而来到这里参加选举的国民党,仿佛只是友情参与,因为注定是来当炮灰的。

 

然而,本次选举,却由代表国民党的韩国瑜逆袭成功。


 

不仅如此,国民党势如破竹一路狂胜,而执政党民进党则在这次期中考试中惨败,连失高雄、台中等重镇。

 

一晚过后,台湾政局由绿(代表民进党)转蓝(代表国民党)。


 

当然,高雄人也不是忽然性情大变,与其说他们是爱上了国民党,倒不如说是真心很讨厌民进党。

 

来看看民进党执政下的高雄。

 

1998年以前,跻身亚洲四小龙的台湾有句谚语:全台湾的钱淹脚目,而高雄的钱淹到了肚脐。

 

没错,这曾经是台湾最富庶的城市,而作为一个港口城市,从货柜量来看,1997年的高雄港是当时世界第三大港口。

 

当时,全台的人都涌入高雄找工作、打拼事业。

 

旅游自不必说,络绎不绝的观光客在爱河边观景、夜市吃小吃,十分繁华热闹。

 

衰退是慢慢发生的,最终急转直下。

 

台湾学者说:高雄是台湾经济衰退的重灾区。

 

昔日热闹的六合夜市,原本有800多摊位,如今仅剩50多个,凋敝如停车场,观光产业惨变“关光”;

 

在台北101地标出现前,高雄人引以为傲的85大厦空空荡荡;


商铺的租金从3000到1万新台币,如今2000新台币都无人问津;

 

消费水平和台北差不多,薪酬却只能打七折,而且没什么好的对口工作,年轻人纷纷跑到台北甚至大陆去做“北漂”……


而2017年的高雄港,在货柜量方面已下滑到世界第15名,若以2016年统计的GDP为考量,高雄市与临沂市相当,位列三线。

 

当然,顺带一提的是,2015年的台湾,在GDP上也已被河南省超过。

 

韩国瑜在竞选时这样评价如今的高雄:“又老又穷。”

 

而古话说得好:穷则思变。

 

真的能有变化吗?

 

竞选时,他承诺,要让东西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

 

有媒体透露,韩市长在当选后,先与郭台铭通话3个小时,毕竟鸿海精密兴建的高雄软件园还有许多承诺没有完成,起码先把当初说好的提供3000个就业岗位先完成(目前是300人)。

 

而郭台铭也邀请韩国瑜在12月参加两岸企业家峰会,虽然因各种原因无法成行,但他表示:今后一定会亲自到大陆卖农渔产品。

 

此外,还有一件趣事。

 

由于韩国瑜在演讲中公开支持九二共识(国民党两岸交流最高指导原则),许多长期身处绿营的高雄人却是第一次听说,这几天,九二共识上了台湾的热搜,还出了不少帮助理解的懒人包

 

在这么多变化中,这或许是小巴最开心的一个。

 

那么,高雄变天究竟还会给台湾以及两岸关系带来哪些深刻影响,当前的两岸经济格局又是如何?而高雄的城市衰退本身,对中国的城市发展可有何借鉴意义,我们不妨来听听大头们的看法。


陈文茜

台湾资深媒体人

“文茜大姐大”创始人


 韩国瑜宁愿当炮灰也要竞选高雄市长 

 他若能有作为,台湾从此就打通了任督二脉 


韩国瑜曾担任过台北县议员及立法委员,曾跟李登辉起过冲突,也曾经痛打陈水扁,后来一度淡出政坛。

 

30年后,60岁的他重回政坛。在他的身上,当年的侠义、潇洒、真诚都还在,依然是性情中人,忠于自己,懂得自我解嘲,也善于行销。不过,如今的他褪去了曾经因党派起争执的缺点,变得更宽容、更沉稳。

 

年初,准备竞选高雄市长的他曾来拜访我,我当时直言:“你应该去做国民党文传会主委或副秘书长,干嘛要去高雄当炮灰?”

 

他并不觉得我泼他冷水,而是认为我在替他着想。他说:我都光头了,当不当炮灰没差别,很多人说国民党20多年站不起来,那么我当炮灰也心甘情愿。

 

所以,他是怀着感恩之心成为了高雄市长,并希望有所作为。


 

而目前台湾的现状是:

 

从民意角度看,台湾人民早已厌倦了那些衣冠楚楚、伪善的政治人物。

 

从两岸旅行往来角度看,在马英九时代,对陆客赴台自由行限制太紧,一般都是团进团出,很多台湾旅行社带着大陆旅行团到达台北,前往清境农场、花莲等地,常常绕过高雄,也不去台南。


更可悲的是,旅行社和商店一条龙,带陆客去特定的商店买珊瑚、珠宝、茶叶等等,把陆客当肥羊宰之外,带陆客买特别珊瑚的时间比参观台北故宫的时间还长。


而这些得到好处的旅行社和店家,有些跟曾经的国民党高层有金主私交的关系。这些事情引起了台湾社会的强烈反感,也影响到陆客赴台旅行的热情,更是波及到台湾社会对两岸往来的情绪,也就有了后来的台湾“太阳花”运动。

 

从台湾经济角度看,跟大陆走的是不同的科技道路,大陆走的是大数据、信息化的高科技路,而台湾走的是硬件高科技路。


台湾作为东亚地区产业链的组成部分,当然有意义,但主要利润在部分高科技企业,跟绝大部分老百姓没有直接关系,政府产业政策讨好、免费、贸易零关税照顾的是小部分高科技企业及人数不多的高科技新贵的员工。长期下来约三十年,导致了台湾人民收入的两极化,及南北台湾经济状况重大的差距。


④ 高雄在李登辉时代“戒急用忍”、不开放“三通”,高雄港即使是条件非常好的深水港,它的吞吐量从1990年代全球第三掉到十名以外,再落入一片荒凉。


对此,韩国瑜有自己的聪明办法,用他的话说就是:“高雄最不缺的就是炒作统独,最缺的就是经济;高雄最不缺的就是挑拨族群,最缺的就是好好做事。”

 


为了提振高雄的观光旅游业,他想了很多点子,他希望有更多陆客来高雄旅行。相信他会推进面向陆客的自由行,也绝不会给某些旅行社、店家特权。这将有助于台湾更多的人民享受到大陆崛起带来的经济红利,也能助推台湾旅游业走上坦途。


我对韩国瑜在行销方面的能力很有信心,至于其他方面,还要看他之后的实际行动,并不会因为我是他的朋友就百般称赞,还是会冷静理性地分析。


但是,在我看来,韩国瑜竞选了难度最高的高雄市长,并且突破省级限制竞选成功了。要是他能在这个位置上有作为,那么台湾还有什么不可以?就如同台湾从此打通了任督二脉。



王世渝

企投会首席学术委员

富国富民资本董事长


 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 

 使得两岸关系出现了历史性转折点 

 

我女儿的干爹是台湾著名的企业家,也是30多年的老国民党员。每次见面,他的第一句话经常是:“你们什么时候去统一台湾?”我会说:“你们准备好了我们就来。”

 

那怎么样才叫“准备好”?其实,在两岸关系上,大陆一直保持着博大的胸怀,也一直在等待时机成熟。这种时机一定不是意识形态,也不是喊口号,而是自然而然的,民心所向的。

 

就如这次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看起来很突然,其实这是一种必然的结果。

 

韩国瑜来自人民,一个卖菜郎,身上没有那么多历史负担和历史瓜葛,他代表人民的心声,也得到了人民的支持。

 

说到底,两岸关系的核心是人民的意愿,而人民的心声说到底就是“过好日子,有好生活”。

 

 

从人民的需求出发看今天的大陆,虽然我们依然会说“经济大而不强”,但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已经达到30%,对拉动全球经济,辐射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影响力非常大。

 

站在这个角度,谁与中国搞好关系,谁就能受益,这是显而易见的,韩国、朝鲜就是很好的例子。

 

台湾也是如此,地域、人口有限,又是岛屿,自身有局限性,如果跟大陆形成非常好的经济往来,人民就是直接受益者。

 

从这个角度看,两岸关系的核心问题其实是经济问题,这是一种市场经济的规律。这样看来,用经济生态的方式去助推两岸的和平,未尝不可。

 

所以,我认为,当下就是两岸关系的历史性转折点,虽然只是一个开始,但确实是一个根本性的转折。




郑东阳

政经专栏作家

彼岸观察公众号负责人


 目前台湾陷入了后现代化的迷失 

 唯一能做的是拥抱经济贸易全球化 


当我们用大陆视角去看台湾时,总会有一种“台湾经济可能不行了”的感觉。但其实,今天台湾依然是人均GDP最高的华人地区之一,在软实力方面有优势,尤其宪政、制度建设比较完善。

 

不过,台湾的问题也很明显,经济模式较单一,依赖于出口,这导致了大陆、东南亚、日韩的经济调整会直接影响台湾的经济。

 

受全球经济周期影响的同时,台湾还完美地错过了整个数据经济、信息化时代。不考虑政治因素,台湾唯一能做的是拥抱经济贸易全球化。

 

其实,台湾可以学习以色列,以色列人口稀少、国土资源少、国际环境极其恶劣等,但其独角兽企业很多,在基因、信息科技等方面的新非常多,是一个很好的参考路径。

 

 

当我们说到两岸关系时,会想到台湾“既想依赖大陆,又不敢依赖大陆”的特殊状态。但其实,从本质上,除了两岸关系,台湾内部还存在很多悬而未决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过于欧洲化,陷入了后现代化的迷失。

 

相比于大陆连工业化都没完成,就直接进入了信息化时代。台湾早已经历了现代化,成为了后现代化经济体,更注重生态和环境保护,对社会道德的标准也越来越高。

 

确实,这代表着人们更先进的诉求表达,也更尊重人类发展的规律,但文化软实力需要建立在科技发展的基础之上。

 

每个经济体的发展都需要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是制度发展,一条腿是科技技术的发展。

 

目前的台湾正面临着这两者之间的矛盾,这是一种痛苦的转型,软实力固然重要,但不能一味去平衡发展带来的风险。

 

不过,从总体上来说,台湾在文创方面优势明显,在宪政、制度方面也比较完善,会让台湾在今后的发展中有调整空间。



邱恒明

专栏作家

知名书评人


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

意识形态牌失效,经济诉求成关键


韩国瑜赢了,是真诚打败了虚伪,是“屌丝”扯掉了所谓“精英”的遮羞布。

 

高雄“又老又穷”,愿意改变就跟随着韩国瑜,然后大家真的选择了他,承认了自己的落伍,承认了自己又老又穷,选择了一种新的信仰。

 

 

从两岸角度说,现如今大陆需要台湾的地方,已经远远少于台湾需要大陆的地方,所以台湾才会这么被动。如果台湾跟大陆紧密合作,大陆完全是输出方,但是因为存在意识形态的问题,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台湾仍然有一些软性的输出,比如更成熟的教育理念,一些高端的制造行业和技能,这些年都已经慢慢地转到大陆来了。

 

也就是说不管是蓝或者绿,如果台湾仍然在“九二共识”里有一些犹豫的话,从区域经济角度来说,主动权完全是在大陆一方。

 

台湾地区也好,新加坡、香港地区也好,随着大陆市场的巨大发展,比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来说,它们的相对优势其实衰落了非常多。不管是网购,还是移动支付,当我们更迅速、便利地跟整个全球的经济融在一起的时候,它们的相对优势都在慢慢褪去。

 

这跟当前美国的困境类似,虽然硅谷非常发达,但部分落后产业遇到了很大的困境,这是一个世界性的经济难题。



已有60人赞

扫码关注

扫码登陆

精选国际、财经、社评文章,
洞悉全局,VIP会员你值得加入!


总裁小说

本周热门文章

一米时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