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定手机号

手机号码

验证码 

手机验证

关注公众号

欢迎关注百家时评,为你解读国际风云、财经要闻,洞悉全局,你值得加入!

亚美尼亚的战败---如果是该国总理有意战败的呢?


2021年03月06日  浏览(2633)人
0
作者:李建秋的世界
来源:李建秋的世界(ID:lijianqiudeshijie)

在和阿塞拜疆的纳卡战争战败后,亚美尼亚政局动荡,反对派乘势而起,指责现任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签署的协议“丧权辱国”,批评声不断。


而帕希尼扬本人也出言不慎,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亚美尼亚发射的俄制““伊斯坎德尔”导弹仅有10%爆炸,存在严重问题,导致亚美尼亚在纳卡战争中节节败退。


由于此前的采购是前总理萨尔基相负责的,此举暗指萨尔基相在武器采购中有腐败行为,一下子激化了亚美尼亚内部的矛盾,亚美尼亚第一副总参谋,纳卡战争中做出功绩的“民族英雄”蒂兰·卡恰蒂安对帕希尼扬嘲笑一通,说不能通过电话来了解武器的问题,暗指帕希尼扬依靠街头运动起家,对军事一窍不通。


随后帕希尼扬对卡恰蒂安进行免职。


亚美尼亚总参谋部立即发布一封声明,称亚美尼亚一直很有耐心的容忍了现政府对武装部队的攻击,但是一切都有限度,认为现总理帕希尼扬无法在危机时刻为亚美尼亚做出适当决定,要求帕希尼扬辞职,全参谋部的人都在落款处签名。


而帕希尼扬则反手指责总参谋部搞“阴谋兵变”,在Facebook上宣布对总参谋长奥尼克·加斯帕里安解职。


亚美尼亚总统两次拒绝批准解散解职,随后帕希尼扬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在亚美尼亚互相冲突。


俄罗斯呼吁亚美尼亚各派政治力量保持克制,在法律框架内寻求和平解决的办法,维护亚美尼亚国内局势的稳定。


这次事件特别奇怪,如果亚美尼亚总参谋长真的要发动兵变,很简单:他压根不需要去发表声明声明,直接派遣一些部队可以立即接管政府,鉴于帕希尼扬最近的表现实在让人摇头,即便是真的直接把这一届政府推翻再搞选举,也不是多费事的事情。


但是并没有,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没有半点的兵变迹象:士兵依然在军营,议会,政府,国家电视台,国家银行以及该国的金融机构也没有被占领,机场和互联网也没有被封闭,总参谋部也没有使用军队迫使帕希尼扬签署什么下台的文件。


从帕希尼扬上台到现在,似乎一切事情都非常的诡异。帕希尼扬似乎有意的和俄罗斯闹僵。


2013年,他投票反对亚美尼亚加入俄罗斯领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声称是威胁到了亚美尼亚的国家安全和主权,损害亚美尼亚和周边邻国的关系。


2016年,帕希尼扬又提出了“更为中性的外交政策”。并且公开说亚美尼亚应该“发展基于主权的亚美尼亚防控体系,为什么我们要让我们的防控体系听从俄罗斯的命令?”


“俄罗斯不能被视为亚美尼亚安全的真正保证者,与俄罗斯这种协议只会给人一种安全的幻想。”


但是2018年,帕希尼扬在上台后又反转了态度,说不会退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声称与土耳其关系不好,与俄罗斯在亚美尼亚的基地没有任何异议。


2019年,帕希尼扬在大规模群众集会中声称:“纳卡地区属于亚美尼亚,就这样。”


从帕希尼扬左跳右跳的声明来看,似乎帕希尼扬有点精神分裂,外界一般把帕希尼扬作为“亲西方分子”,并且把纳卡战争归咎于帕希尼扬的“自作自受”,帕希尼扬也纵横政坛这么多年了,是真的如此幼稚么?




亚美尼亚诡异的政坛


亚美尼亚的政坛与其他国家的政坛不一样,亚美尼亚是一个以亚美尼亚,纳卡地区和亚美尼亚侨民“三位一体”的国家,三者都不可或缺,亚美尼亚本土自不必说,亚美尼亚侨民每年都对亚美尼亚有大笔的捐款,维系这个国家的生存。


1988年,第一次纳卡战争爆发,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种族屠杀和战争不停,1992年,亚美尼亚获得了这次战争中最重要的胜利:攻克舒沙。


在攻克舒沙战役中,有一个人脱颖而出,他叫:罗伯特·科恰良。


罗伯特·科恰良,出生于苏联,1972年应征入伍,在苏联军队中服役,


1988年,科恰良积极参与了纳卡地区脱离阿塞拜疆,加入亚美尼亚的活动,成为卡拉巴赫运动中的重要组织者,同时成为亚美尼亚苏维埃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代表


1992年5月参与了舒沙战役


1992年8月,成为国防委员会主席,这个机构权力极大,在战争中拥有所有的权力。


谢尔日·萨尔基相,1954年出生于纳卡地区,与科恰良一样,在纳卡战争中领导纳卡自卫队委员会,是纳卡战争时期的指挥官,并且在1990年当选亚美尼亚国民议会副议长。


再看看纳卡战争之后两个人的简历:


罗伯特·科恰良,1997到1998年,担任亚美尼亚总理,1998年到2008年,任亚美尼亚第二任总统。


谢尔日·萨尔基相,1993到1995年,任亚美尼亚国防部长,此后又接连担任安全部长,内务部长,亚美尼亚共和党议会主席。


2007年,被时任亚美尼亚总统的科恰良任命为总理。


2008年当选亚美尼亚总统,任命科恰良为总理,并且在2013年连任。


2018年,亚美尼亚总统阿尔缅·萨尔基相任命谢尔日·萨尔基相为总理。期间以帕希尼扬发动大规模群众运动,导致其下台,辞去总理职位。


看看罗伯特·科恰良和谢尔日·萨尔基相互相任命为总理,有没有二人转的感觉?


这就是亚美尼亚政坛赫赫有名的“卡拉巴赫派”,这个政治派别起源于纳卡战争,长期以来,卡拉巴赫派长期控制着整个亚美尼亚的政局,一直到帕希尼扬上台。


由于卡拉巴赫派是通过战争上位的,因此亚美尼亚军方长期倾向于卡拉巴赫派,由于卡拉巴赫派的党政,纳卡地区的居民自动拥有亚美尼亚公民的身份,可以参与亚美尼亚的政治,享有很高的国家地位。


但是亚美尼亚的公民却不是纳卡地区的公民,纳卡地区的政治权利仅限于纳卡地区的人民。


亚美尼亚版的一国两制。



帕希尼扬的抉择


帕希尼扬通过街头运动起家,并且担任总理后,很快发现一系列问题:他根基薄弱,根本推不动改革,于是想要解散议会。


在已经执政后,由于帕希尼扬和共和党矛盾重重,但是105个议会席位,共和党就占了50席,之后,帕希尼扬改变策略, 把矛头指向埃里温市市长,指责其腐败,该市长是共和党的高层,结果帕希尼扬大获全胜,把埃里温市长更换为帕希尼扬的支持者。


共和党在失去首都市长这个关键职位后,开始搞关于修改议会规程的法案,帕希尼扬故技重施,再次搞群众集会,反对法案通过,又一次大获全胜,还辞退了支持这个法案的部分其他党派高官。


2018年10月16日,帕希尼扬宣布辞职,根据宪法,总理辞职后,议会如果没有能在两轮选举中选出新总理,则议会自动解散,结果果然两轮没有选出新总理,议会被解散,由于没有选出新总理,帕希尼扬依然担任代总理。


经过再次选举后,帕希尼扬的政党获得了70.42%的选票,成为绝对多数党,而前执政党共和党由于得票率没有过5%,连议会门槛都没有进。


无论帕希尼扬多么努力,都无法掩盖他所在派系的缺点:人才的匮乏。


帕希尼扬及其领导的政党联盟是街头革命上台的新政治力量,他任命的新的副总理季格兰,年仅28岁,此前从没有过行政经历。亚美尼亚最重要的部门侨民部部长马希塔尔,1990年生,2013年才取得硕士学位。


当然最头疼的还是军方,帕希尼扬街头运动起家,而军方长期以来都是卡拉巴赫派的人物,且军方本身就比较独立,帕希尼扬哪里插得了手?


但是,如果军方全军覆灭呢?


只要发生纳卡战争,亚美尼亚军方就不得不和阿塞拜疆进行战斗。


如果赢了,帕希尼扬将会成为民族英雄,威望进一步高涨。

如果输了,卡拉巴赫派会受到最严重的的打击,帕希尼扬求之不得。


无论输赢都对帕希尼扬有利。


纳卡战争中发生的一系列诡异也看得出来,2020年10月10日,俄罗斯宣布调停,在俄罗斯的压力下,两国达成停火协议,10月14日,亚美尼亚前国防部长戴维·托农扬督促帕希尼扬和阿塞拜疆谈判,但是帕希尼扬拒绝。


实际上到10月10日的时候,纳卡战争大局已定,帕希尼扬这个拒绝很让人生疑。


从帕希尼扬当总理那一刻开始,一直表现的比执掌军权的卡拉巴赫派要强硬的多的多,帕希尼扬真的不知道亚美尼亚的国力比阿塞拜疆弱吗?恐怕不是吧。


丢了纳卡地区,对于亚美尼亚人来说,似乎是一场浩劫,但是对于帕希尼扬本人来说,第一,甩了纳卡的包袱,第二,根除了卡拉巴赫派,第三,纳卡地区的政治势力从此无法再插足到亚美尼亚,一举三得。


卡拉巴赫派长期和俄罗斯交好,而亚美尼亚在安全上又必须依赖俄罗斯,只要卡拉巴赫派覆灭,俄罗斯将不得不和帕希尼扬打交道。


或许有人不相信这种企图,但是想想当年的抗日战争,老蒋不也使用过这类的手法么?


本站网址随时可能更换,请关注公众号,以防失联!



已有27人赞
已收藏
上一篇:布林肯:中国是本世纪唯一有实力挑战美国秩序的国家!
下一篇:转移台湾芯片制造能力表明美国在放弃台湾!
评论或留言 0

登录

注册

站点声明


返回顶部
留言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