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定手机号

手机号码

验证码 

手机验证

关注公众号

欢迎关注百家时评,为你解读国际风云、财经要闻,洞悉全局,你值得加入!

美国驸马爷库什纳,和他的腐败帝国!


2020年12月02日  浏览(2657)人
0
作者:李建秋的世界
来源:李建秋的世界(ID:lijianqiudeshijie)

美国党政要进行下半场的比赛了,虽然国内因为前段时间的澳大利亚问题闹得沸沸扬扬,但是既然已经写过了我就不重复了,这几天我去瞄了一下特朗普的推特,很显然特朗普对于大力支持过他的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毫不在意,推特上关于近段时间澳大利亚和中国的争执连提都不提,一天到晚还在说选举问题,倒也符合我对他的预判,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


至于拜登更不可能为澳大利亚自由党背书,他当选成功了,自由党的议员还在质疑他的选票结果。


剩下的问题是:民主党会不会清算特朗普家族,会不会清算特朗普,亦或者如果不清算特朗普的话,会不会清算他的宝贝女婿库什纳。


我们先看一下库什纳目前的情况,库什纳,全名是:贾里德库什纳,他的父亲是查尔斯·库什纳,这个家族恐怕都有很大的问题。


库什纳家族,中间的是父亲查尔斯库什纳


2004年6月30日,查尔斯·库什纳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以合伙企业的名义搞政治活动捐款,经过美国新泽西州检察官办公室调查后,与其达成了认罪协议,查尔斯·库什纳承认了18项包括非法竞选捐款,逃税,篡改证人证词的罪名。


非法竞选捐款和逃税其实很好理解,篡改证人证词是这样的:查尔斯·库什纳有一个妹夫叫威廉·舒尔德,威廉·舒尔德当时正在和联邦调查人员合作,查尔斯·库什纳为了报复其妹夫,就花了25000美元招了一个妓女勾引他妹夫,然后暗中录像,此后又把录像带寄给了他妹妹,检察官认为其妨碍联邦调查。


查尔斯·库什纳此后被判有期徒刑两年,送到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联邦监狱服刑,14个月后又被送到印第安纳州,2006年8月25日出狱。


库什纳家族对当时的新泽西州州长麦格里维捐了369050美元,由于捐款甚多,2003年,麦格雷维还提名查尔斯库什纳当新泽西港务局局长,但是后来事情曝光,库什纳被迫退出提名。



说起来还是犹太人会玩,麦格里维担任新泽西州长的时候,他有一个秘密情人叫戈兰·西佩尔,以色列人,1968年出生在特拉维夫,此人在以色列国防军担任海军军官五年,最后晋升为中尉,1994年加入以色列外交部,在纽约以色列领事馆担任首席信息管理,负责对美国媒体和公众传播以色列政府观点,1999年被任命为以色列里雄市政府发言人。


2001年,西佩尔参与了麦格里维的州长竞选活动,此后被任命为州长顾问,为麦格里维提供政治战略,外交事务和犹太人社区方面的咨询服务,还担任过各州执法机构与州长办公室的联络人,这段恋情被曝光是麦格里维最后被迫辞职的重要原因。


左边是麦格里维,右边是西佩尔


另外,西佩尔是男的,麦格里维也是男的。

咳咳……你们要想听的话,下次再给你们讲这段故事。


话说远了,再说说贾里德·库什纳本人,实际上贾里德·库什纳本人学习一般,成绩并不好,他的高中老师认为其不符合资格上大学,但是美国的大学---你懂的,查尔斯库什纳直接向哈佛大学砸了200万美元,大摇大摆的就进了哈佛大学,此后,贾里德·库什纳认识了伊万卡。


在其父亲入狱后,贾里德接管了家族在新泽西州的房地产业务,由于其丑闻影响,很显然已经在新泽西混不下去了,于是转战了纽约,以14亿美元的价格在纽约收购了一幢楼盘,五年后,贾里德·库什纳无法偿还购买这栋建筑的贷款,贾里德公司面临崩溃的危险,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老丈人特朗普赢了2016年的总统大选。


此后贾里德·库什纳就成为公众焦点人物,从冠状病毒到中东政策,贾里德·库什纳和相当多的著名国际人物交往,包括沙特,卡塔尔,以色列和俄罗斯的领导人,贾里德·库什纳有一个库什纳公司,在此期间从一家离岸公司获得了9000万的投资。


我们来看看贾里德·库什纳牵扯到的东西:


PPP贷款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国会通过了大规模刺激计划,其中有一部分计划是保护企业主的计划,这些企业主不希望裁员,但是由于疫情原因无法正常营业,其中一个项目是工资保障计划,它向企业发放3800亿无息贷款,只要企业不裁员,这些贷款就可以作为补助金。


计划是由美国小企业协会管理,最终由特朗普监督。



库什纳通过他的家族企业,获取了35万到100万的PPP贷款,接受贷款的企业是一家媒体公司和两家新泽西酒店,一家和库什纳家族有关的希伯来学校也获得了200万美元的贷款。


坎耶·韦斯特,也就是中文网络上的“侃爷”也获得了200万到500万的贷款,侃爷和库什纳见过面,主要讨论在科罗拉多、威斯康辛和佛罗里达等重要选举州怎么作为第三党去分流拜登的选票。


所以你们看到的侃爷后来突然竞选美国总统,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目前在美国PPP制度下,还没有禁止与政府官员的企业接受资金,除非库什纳伪造文件,但是现在部分美国媒体怀疑,如果库什纳施压美国小企业协会,要求其授权给侃爷的公司,换取侃爷作为第三方候选人分流拜登的选票,就有可能构成 贿赂,欺诈和干预选举。


同时侃爷可能也会倒霉。


疫情流行时期库什纳的作为


特朗普任命了库什纳参与了抗疫项目,今年5月6日,一个告密者对众议院监督委员会提出申诉,指控库什纳的工作组的成员没有供应链管理和医疗保健方面的人才,库什纳工作组本来是解决医疗设备供应链问题,疫苗的生产和分发等等相关问题的,这个告密者还投诉库什纳优先考虑特朗普的盟友以及福克斯新闻媒体人的请求。


从目前可以得到的公开文件中可知,库什纳在政治上敌视现在的纽约州州长库莫,因此故意阻碍了对纽约的通风机和个人防护设备的供给,参加库什纳工作小组的与会者表示:很明显,库什纳不关心怎么解决疫情问题,因为这种病毒“主要是在民主党的城市肆虐”,库什纳让政府官员靠边站,请了私营咨询公司为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来提供建议。


另外,伊万卡的前助手拉切尔·贝特尔负责管理一个独立的顾问工作队


库什纳的大学室友亚当·博勒担任美国新国际开发金融公司(简称DFC)的CEO,今年8月,DFC和已经快不行的柯达公司签订了7.65亿美元的意向书来批量生产药品,而对外公布的消息说这是政府合同,而不是意向书,在此期间,柯达公司的股票从每股2美元一下子涨到了每股60美元。



可以看看这不正常的交易有多么夸张,这里面是否牵扯到内幕交易?


且在交易之前,库什纳就进行过数量不正常的股票交易,博勒本人是库什纳工作组里面的“得力助手”,库什纳十有八九也参与到了柯达交易。


库什纳的工作组里面大量充斥着他的朋友以及同事,如果因此导致疫情死伤加剧,是否构成刑事犯罪还未知,但是肯定是一个调查对象。


俄罗斯的呼吸机问题


由于改变了患者的医疗方法,2020年5月份,美国发现自己有多余的呼吸机,一般情况下这些呼吸机会被美国国际开发署管理,美国国际开发署会把这些多余的呼吸机搞人道主义援助,一般是对贫困国家提供援助。


5月20日,美国国际开发署接到白宫命令,把多余的呼吸机运到了俄罗斯,这让国际开发署非常惊讶,根据这些官员的说法:俄罗斯似乎永远排在第一位,且优先于其他国家,运输呼吸机的总费用为346万美元,这笔交易由美国新国际开发金融公司,也就是上面说的那家公司资助


非常奇怪的是,特朗普是根据《国防生产法》把这个交易权力交给亚当·博勒的,亚当·博勒有自由裁量权,可以使用1亿美元的预算拨款,此后亚当·博勒没有从中国购买现成的个人防护设备,尽管他手里有大量的资金,而是从一家特别工作组挑选出来的美国公司,花了5500美元购买了它根本不生产的N95口罩。


为何特朗普把权力交给亚当·博勒,现在还不清楚。


这里面显然又涉及到了购买口罩的问题,为何在当时美国的医生护士穿的垃圾袋的衣服,为何当时美国的记者穿的都比美国的医生护士好,为何美国护士说“我想要和你一样的防护面罩和防护服”,这是有原因的。


腐败才是导致美国发生如此灾难的原因,而不是美国真的穷到买不到这些个人防护用品了。


库什纳和沙特


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库什纳经常会见一个叫“乔治·纳德”的使者,这名使者代表着两个王子:一个是沙特王储萨勒曼,一个是阿联酋的王储穆罕默德。


在一次会议上,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和迈克尔·弗林也出席了会议,乔治·纳德说,两名王子渴望帮助特朗普在大选中获胜,并且表示以色列可以操纵社交媒体和黑客,帮助特朗普获胜,小特朗普接受了这一提议。


乔治·纳德还提出一个秘密计划,利用私人承包商来破坏伊朗的稳定,而伊朗又是沙特和阿联酋的敌人


乔治·纳德在竞选期间两次访问莫斯科,并且帮助特朗普的助理埃里克·普林斯和一个与普京有密切联系的金融家会面。


特朗普当选后,沙特对特朗普政府予取予求,出价数千亿美元购买美国武器,蓬佩奥在此期间得到了不同寻常的授权。库什纳在此期间帮助萨勒曼控制沙特,此后,库什纳组织了萨勒曼和特朗普之间的会面。


沙特最初策划了一个计谋,准备在弗吉利亚州抓捕卡舒吉(卡舒吉在弗吉利亚的家),后来沙特放弃这个计划,进行了第二次计谋,诱使卡舒吉前往沙特驻土耳其的领事馆。


卡舒吉的手机被黑客侵入,而黑客使用的软件和NSO集团有关,这个公司是一家间谍软件公司,这家公司和迈克尔·弗林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在卡舒吉被杀的几个月内,美国没有对沙特进行严厉惩罚,特朗普说,他相信这件事和萨勒曼无关,库什纳实际上建议萨勒曼如何在“非正式对话”中渡过难关,在谋杀事件公开后,库什纳私下和萨勒曼交谈,引发了几个问题:


第一,白宫是否有人提醒沙特,美国执法机构知道他们计划袭击住在弗吉利亚的卡舒吉,所以改变了计划?


第二:如果有人这么做了,是不是库什纳本人。


第三,库什纳在时候有没有帮助萨勒曼遮掩,是否与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库什纳和萨勒曼以及其特使乔治·纳德的讨论有关?


库什纳和卡塔尔的问题


在之前已经说过,库什纳的公司在大选前遭遇极度的财政问题,这笔债务在2019年2月到期,如果库什纳无法偿还到期的抵押贷款,那么用于抵押的房产就会被取消赎回权,而库什纳在拥有这个房产期间,其房产的价值已经大幅度下降,在库什纳的父亲服刑期间,库什纳卖掉了家族企业大部分财产用来投资这个房产,如果这个房产没有了,库什纳家族等于破产。


而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此时库什纳的父亲已经出狱。


突然有一家名为“卡塔尔投资局”,一个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的组织找到了查尔斯库什纳,也就是库什纳的父亲,准备交易,但是后来卡塔尔内部有人阻止了这笔交易。


2016年11月,卡塔尔投资局又卷入了另外一个交易:与俄罗斯的大规模石油交易。


交易涉及到卡塔尔石油公司与开曼群岛的一家不知名的离岸公司,获得了俄罗斯石油公司19.5%的股权,价值102亿美元。这家公司又向特朗普及其同伙提供了21%的俄罗斯石油公司的经纪业务,来换取美国取消制裁。



起先,俄罗斯说,卡塔尔是和一家瑞士公司的交易,但是后来这家瑞士公司否认后,俄罗斯又收回这个说法,此后俄罗斯拒绝回答谁是这家在开曼群岛公司的所有人,这个事情迄今为止也无从得知。


其实最后卡塔尔投资局都没有出钱。


此后一家以色列的援引了九个消息的渠道表示,俄罗斯国有银行VTB银行秘密资助了这次交易 ,VTB银行向卡塔尔投资局发放了贷款,资助卡塔尔投资局购买俄罗斯石油公司19.5%的股份,目的是什么到现在还不清楚。


2017年4月,查尔斯库什纳再次就资金问题和卡塔尔接洽,但是没有达成协议。


5月,特朗普和贾里德·库什纳访问了沙特阿拉伯。在那里,库什纳会见了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最高领导人,他们提出了对卡塔尔实施封锁的计划,但原因仍不清楚。


这期间国务卿其实是蒂勒森,这次行动没有通报蒂勒森。


几周后,沙特宣布对卡塔尔实行封锁,而当时国务卿蒂勒森和国防部长马蒂斯都非常吃惊,尤其吃惊的是特朗普对于这个封锁的支持,此后卡塔尔网站受到外部黑客攻击,到处都是关于萨勒曼的负面报道。


卡塔尔官员认为这次封锁可能和4月份的与特朗普的接洽,没有达成协议有关。


美国执法部门认为俄罗斯入侵了卡塔尔的网站。


2018年5月,卡塔尔被封锁了一年,卡塔尔终于妥协,卡塔尔投资局与布鲁克菲尔德资产管理公司协商了对库什纳房产的救助计划。


库什纳和Cadre公司


这家叫Cadre的公司就是搞房地产的,但是他把自己定义为“金融技术公司”,声称自己是“下一代的房地产投资平台”,如果在这个公司进行投资,就会生成一个“Cadre现金账户”,这个账户获得每年3%的年化收益,投资者还可以通过合作银行获得高达75万美元的保险,它声称要把房地产市场交易搞成像股票一样的交易。


businss insider对于这个公司的报道


这个公司瑞安·威廉姆斯和库什纳的兄弟约书亚一起创立,由瑞安·威廉姆斯进行管理的。


库什纳进入白宫后,没有透露自己在这家公司的股份,此后又把自己在公司的股份降到25%以下,自2017年以来,这家公司价值已经增长了5倍,由高盛管理的一个离岸工具里面获得了2.5亿美元的不透明投资,这个工具是由开曼群岛进行管理,开曼群岛里面没有显示投资者是谁。


2019年,库什纳从Cadre剥离了他的股份。


库什纳牵扯到的案子不止这么多,这只是已经公开报道过的,我想最终对于库什纳以及特朗普的处理,取决于民主党内的意见,这段时间特朗普进行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包括各种解雇人,以及特赦迈克尔·弗林,是不是就和上面的一系列东西有关还未知。


美国的疫情最后搞成这样,是有原因的。

中东发生了一系列诡异的事件,也是有原因的。


至于是否追究库什纳,不是法律决定的,而是政治决定的。


本站网址随时可能更换,请关注公众号,以防失联!



已有38人赞
已收藏
上一篇:还想让拜登领导下的美国继续和中国脱钩?痴人说梦!
下一篇:刺杀科学家的背后!
评论或留言 0

登录

注册

站点声明


返回顶部
留言
反馈